菠萝蜜视频免费视频观看

   自从见到那份“银河湾项目开发评估报告”之后,李襄屏就陷入一种不可名状的状态了,他有点恍恍惚惚,甚至有点神魂颠倒。

   一份评估报告而已,之所以能让李襄屏一个穿越者变成这样,那实在是因为这个项目很特殊呀------

   不夸张的说,哪怕在中国地产行业几十年的发展历史中,这个项目都有着相当独特的重要地位。

   重要到什么程度?假如不是地产界的人,那三言两语还真是阐述不清。这样吧,可以进行一个简单的类比:

   大家都知道,“项目”一词并非建筑业或者地产界专有的,例如在娱乐圈,他们也会把一些影视剧称为“项目”。

   既然是“项目”嘛,那当然有好有坏,更可能有赚有赔。而这个银河湾项目呢,那当然是非常好非常好的一个项目。

   好到什么程度?如果非要用“影视项目”来类比,那李襄屏首先想到的,第一,就是卡车司机的“大船项目”,其次,是国产的“战狼二”项目。

   没错,在国内房地产行业几十年发展历史中,这个“银河湾项目”的地位就是有如此的突出,如此的显赫,以至于哪怕像李襄屏这种前世的纨绔,当他从2018年穿越回这个年代,他都能马上想起这个项目,并一直对此念念不忘。

   在真实历史中,这个项目大概是在去年开始启动,今年开始实施,要到06年下半年才部完成。

   一切的重点都在建成以后:这个项目完成后刚开盘,就在六个小时之内卖出40亿的货值,在3天之内的销售额就破了百亿,最终达到115亿左右。这个项目不仅买成了当年的京城销冠,并且成就长时间被人津津乐道的“银河湾传奇”,成为国内地产界一个不可复制的神话。

   嗯,这里用上“不可复制”这个形容还真不算是夸张。因为在真实历史中,在这个项目之后,还真有人企图复制这个项目如何成功的。

   例如在真实历史中,这个项目的原开发者就这样做过,他们用相同的模式,在国内其他好几个地方也做过类似的“银河湾”。

   白皙少女雨中漫步静谧优雅

   然而非常可惜,其他项目无一成功,其中亏损最严重的一个在北方的鄂尔多斯,一个在南方的羊城。也正是因为这两个亏损项目,导致那位原开发者差点破产清算,让他直接退隐江湖。

   “这个项目怎么会让自家老头子看到呢?还有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家老头子和这个项目失之交臂呢?”

   自从看到那份评估报告以后,这两个问题就一直在李襄屏脑海里盘旋啊,导致他一直等到开饭,等到他和那么多人一起坐上餐桌,他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当然喽,在餐桌上时没有人发现李襄屏的反常。

   想想也是呀,在目前的餐桌上,那可是还有蔡珊珊这个“娃娃亲”存在呢,那么在诸多长辈眼中,李襄屏现在这幅模样才算正常呢。

   假如他这个时候在酒桌上谈笑风生,或者在那夸夸其谈,那可能才会让诸多长辈觉得不正常。

   可能正是因为这种“不正常”的正常,让诸多长辈对李襄屏的表现很满意呀。而在这当中,好像最满意的那位居然就是老蔡,因为在酒足饭饱之后,他还刻意多留一会,和李襄屏提起今年围甲续约的问题。

   “襄屏啊,你看今年这个围甲合同”

   “啊啊?我没意见,怎么样都行,一切蔡叔您拿意见就行。”

   李襄屏当然没意见啊,他心说我现在想的可是几十上百亿的生意,区区小小围甲,就那么十万块钱一盘,并且还是赢了棋才有钱拿,那我现在哪会在意这个呀?

   很显然,李襄屏越是这个态度,那老蔡当然就愈发满意了:

   “那要不咱们就签一份和去年一样的合同?”

   “可以可以,您做主,一切您做主”

   然而连李襄屏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越是这样的态度,老蔡却突然改变主意了。

   “啊?蔡叔,您这”

   在临走前,老蔡亲热拍拍李襄屏肩膀:“襄屏我跟你说啊,其实今天来之前,我可是收到消息,说有家俱乐部呀,准备和小李签一份和你去年一模一样的合同呢。”

   “哦?他也是十万一盘啊,好事呀,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怎么能说和你没关系呢,”老蔡再度很亲热的拍拍李襄屏肩膀;

   “襄屏啊,我现在是这样想的,就他区区小李,那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呢,所以我现在就想啊,咱们可以先把这个合同缓一缓,等他们先白纸黑字落地再说,”

   说到这老蔡再次顿了顿,他第3次拍拍李襄屏肩膀:

   “襄屏你放心吧,你蔡叔这次啊,那肯定要保证你的合同独一份,无论他小李是多少钱一盘,咱们肯定要比他多个几万。”

   “您做主,一切都是您做主”

   这也是李襄屏第3次说这话了,当然喽,和前两次的敷衍相比,他这次的态度当然就诚恳多了,也情真意切多了。

   老蔡带着女儿心满意足离开了。

   不久以后,赵道恺一家三口也告辞离开。

   由于今天刚回家,李襄屏也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留在客厅陪爷爷奶奶聊天。

   不过就在陪长辈的时候,李襄屏还是有点心不在焉,他一边和爷爷奶奶说话,一边翻看那本评估报告。

   大概在10分钟之后,李襄屏的异常终于被李远湖发现了:

   “咦?襄屏你在看啥哦,是这份开发书呀。”

   家里人李襄屏也不绕弯子:

   “是呀,我觉得这个项目不错,非常不错!爸你难道没准备做?”

   父子俩在这聊天的时候,爷爷突然插了一句嘴;“咦,你们俩在说啥?”

   李远湖转向爷爷赔笑道:“呵呵没啥,襄屏还准备给我出主意,聊一个项目的事呢。”

   “啥项目?”

   “一个建在垃圾场上的项目。”

   听到“垃圾场”这三个字,这回却是连奶奶都插话了:“啊?建在垃圾场上的项目?你是说在垃圾场上盖房子呀,那这样的项目怎么能做?”

   听到奶奶这样说,李襄屏无声的笑了,他通过刚才翻看报告,在大致了解这个项目的基本情况后,已经基本猜到李远湖的几个顾虑了------

   李远湖前世之所以放弃这个项目,很可能是存在4方面的顾虑,而刚才这个“垃圾场”,那多半就是第一个顾虑。

   因此李襄屏现在决定不急,一步一步来,一步一步打消自家老头子的顾虑再说。

   想到这李襄屏转向奶奶笑道:“呵呵奶奶你这就不懂了吧,在垃圾场盖房子有什么关系,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咱们中国房地产行业的祖师爷,他盖的第一个房地产项目,那还是盖在粪坑上呢。”

   嗯,李襄屏这也就是仗着爷爷奶奶的“溺爱”,他才敢用这种口气说话的,不过就算长辈再怎么溺爱,他这话还是招来奶奶的白眼:

   “襄屏你是胡说八道吧,怎么还有人在粪坑上”

   还没等奶奶把话说完,李大土豪插话了:“嘿嘿妈您还别说,襄屏刚才这话没错,这中国第一个房地产项目呀,啊还真就是盖在粪坑上。”

   接下来一段时间,那当然就没李襄屏啥事了,由李大土豪来跟爷爷奶奶解释这个典故:

   根据历史记载,中国最早的房地产,和厕所有关。

   据史料记载,中国最早的房地产出现在唐代。一位叫窦乂(yi)的商人靠卖鞋、卖树攒下了80万钱。

   他以三万文钱买下闹市区的粪坑,并用计谋引来一帮囚犯免费帮他填平,盖了20多间店铺,再租出去,形成自己的房地产品牌“窦家店”,火到一铺难求,连波斯人都来租他的铺子做生意。

   后来此人成为长安首富,江湖人称“窦半城”。

   必须承认,李大土豪的口才其实不错,他把这位地产行业祖师爷的故事娓娓道来,讲得是既生动又活泼。然而有点可惜的是,毕竟是在粪坑上盖房子呀,因此两位老人家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于是李襄屏决定加把火了,等李大土豪停顿下来,他突然对奶奶说道;

   “奶奶,你既然不待见这个“窦半城”,那中关村你总应该知道吧。”

   奶奶不说话了,她冷冷的看着李襄屏。

   想想也是,人奶奶在退休以前,那可是光荣的人民教师呀,那怎么可能不知道中关村?那里可是号称中国的硅谷呀,附近高校林立,那这种地方正对奶奶这种人的胃口,说不定她还会觉得那个地方很神圣呢。

   不过李襄屏却当做没看见,他自顾自的说道:

   “不过奶奶你可能不知道,中关村原本不叫这个名字的。”

   “哦,那叫啥名?”

   “音还是这个音,字却不是这3个字,区别在于中间那个“关”字,现在是关系的关,可是几十年前呢,却是官府的官。”

   “哦,那为什么要这样改名呀?”

   李襄屏微微一笑:“奶奶,咱们先不管最后一个村字,就念前面两个,中官中官,您品出点什么东西了吗?”

   这回却是爷爷先反应过来,他盯着李襄屏说道:“太监?”

   李襄屏微微点头:“是啊,现在很多人觉得很高大甚至很神圣的地方,其实在解放以前,那就是个乱坟岗子啊,并且还是专门埋葬太监的乱坟岗子。”

   “哦?”

   李襄屏在说这话地位时候,他一直注意自家老头子的表情。他突然觉得不用过多废话了------

   因为从自家老头子若有所思的表情中,这第一关应该是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