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丝瓜向日葵视频app

云迟连想都不用想的,直接就开口说道:“帝君喜欢我什么呢?唉,我的优点一时半会还真的数不过来啊,不过见你是真心虚心求问,我就随便挑几个优点说给你听吧。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kà.”

谢盈心还真的不相信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云迟面不改色,“第一,我漂亮,很漂亮,十分漂亮,举世无双的漂亮。”

谢盈心:“……”

“第二,我身段好,很好,相当好,增一分嫌胖减一分嫌瘦的好。”

谢盈心:“……”

“第三,我聪明,太聪明了,这个不用加以描述,你大概就往自个儿的智商乘上一百倍就差不多了吧。你知道什么叫智商,知道怎么乘,什么叫一百倍吧?乘法会做不?”

谢盈心:“…….”

“第四,我自信,嗯,帝君大大不喜欢像小老鼠一样畏畏缩缩的女人,就喜欢像我这种随时随地都散发着光芒的。”

谁敢说你不自信?

“第五,我功夫好啊。谢姑娘是不是要问什么功夫?嗯,这个可以细分为好几个类别,武功,魅功,还有……”

晋苍陵太阳穴跳了跳。

清纯美人旗袍装也很迷人

他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怎么办,有点儿后悔答应让她说了。

再说下去,他敢保证她会连床上的那种功都说出来。

这女人的无耻他又不是没见识过。

云迟眨了眨眼睛,“唔?”

她还没有说完呢。

“帝后说得对。”他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一句,揽着她往房里走去。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谢盈心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站在凛凛海风中,脸色苍白。

她想起了之前听到的那些话。

手下意识地无上了自己另一只手腕上的珊瑚珠串。

师兄竟然如此纵容宠溺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脸皮堪比城墙。

她想了好一会儿,也急急回了房。

进房之后,谢盈心屏住呼吸检查起那一珊瑚珠串来,片刻,她睁大了眼睛。

那珠子里——

果真有药。

她眼睛里迸出希望的光芒来。

不管这药到底是谁给的,对方没有必要拿这种事情来骗她吧。

也就是说,她当真有机会得到师兄了。

师兄必然得是她的。

可是,接下来的好些天,她连见到晋苍陵的机会都没有。

五天之后,她更是被骨影给送到了诸葛长空那艘船上,理由?没有理由。

只是晋苍陵觉得她总在暗处盯着,令他厌烦了。

谢盈心暗地里咬碎了一口银牙。

在海上只怕是没有机会了,但是等靠了岸她还是会有机会的,他们不可能不住客栈。

心里打定了主意,谢盈心便反而定下心来,每日里也尽量地吃饱睡好。

师兄那般伟岸的身子,她要是不把身子养好些,到时候只怕是承受不了他的索要。

谢盈心想到这事就红了脸。

谁也顾不上理会她。

因为这几天海上起了风暴。

海上的风暴随时可能让他们这么多人马都葬身海底的,所以在云迟的叮嘱下,每个人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

再过了五天,虽然其中一艘船有些残破了,船上也曾进了水,他们也都几乎是筋疲力尽,可是终于都撑了过来。

在终于远远地望见了陆地高山时,所有人都有一种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得以逃出生天的感觉。

半个月的海上飘摇,与风浪的搏击,他们真是受够了。

近岸,终是风平浪静。

半天之后他们终于安全地靠了岸。

泊船的地点是随波逐流指的,此处一片银白沙滩,却被巨石岩壁给拢了起来,那巨石岩壁犹如一双手臂,将此处拢成了一湾僻静港湾。

泊好了船,把马匹都牵了下去,把他们要带的东西也都搬下船,青龙卫们几乎想要在沙滩上躺下来了。

半月之隔才算是脚踏上实地,他们都还有些轻飘飘脚步虚浮的感觉,仿佛自己还在船上摇啊摇。

这么半个月下来,几乎所有人都黑了一层,人也显得粗犷了些。海风的威力毕竟不是假的。

就是朱儿和霜儿都觉得自己黑了些皮肤粗了些。

但是云迟自船上轻跃而下,一袭玲珑身段引人注目,脸上肌肤依然欺霜赛雪,竟然比上船之前还要水润光洁一些。

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等所有人都下了船,东西也搬完了,云迟才请诸葛长空去布幻界之阵,把这三艘船给藏起来。

不过,她也跟上了他。

“老头,顺便教教我呗?”

反正有三艘船呢,正好可以用两艘来教她,然后留下一艘让她试验一下。

诸葛长空抚着长须看了她一眼,说道:“这幻界之阵也不是那么容易学得会的,得对阵法有一定的天赋。”

晋苍陵目光闲闲地扫了过来。

对阵法有一定的天赋?

这是在对云迟说的话?随波都学得会,他以为云迟的天赋会比随波差吗?

诸葛长空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是觉得云迟在别的方面都已经很厉害了,那在学布阵这一件事上就未必还能够有天赋。

云迟也扫了一眼晋苍陵。

其实要说有布阵天赋的,某苍蝇绝对有天赋,可是他现在寒毒没有治好,这幻界之阵的布阵方法也耗内力,云迟并不想让他学。

反正她学会了以后也能教他。

“我做什么都有天赋。”

诸葛长空:“……”

这还真是够自信。

“那你跟着来吧。”诸葛长空本来就需要她的帮忙,教她布个阵而已,他还是乐意的。

他先与云迟讲了布阵的方法和所需要的东西,示范了一下手法和步法,之后便跟她说道:“你先在一旁看着我做一遍。”

他开始给其中一艘大船布阵法,好在他的内力够深厚,否则要布三个阵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是等他布好了此阵,一眼朝旁边扫去,却突然发现原本停泊着第二艘船的地方现在一片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船什么时候驶离了?”他愣了一下不由问道。

云迟就站在那片沙滩上,嘴角带着淡淡笑意。

诸葛长空突然明白过来,震惊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

该不会是在他布阵的时候她也跟着依样画葫芦,也布下了一个阵法吧?而且还成功了?

( = )

(教育123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