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辣椒app污

,最快更新爷,夫人又逃婚了最新章节!

封逸辰舔了舔薄唇,硬着头皮继续点头:“是吧。”

封少瑾不吭声了,目光如刀子一般,死死的盯着他,盯得封逸辰头皮发麻。

封少瑾嗓音阴冷:“我是被鬼迷了心窍猪油蒙了心吗?我喜欢她什么?”

一个长得不入他的眼,空有几分夸夸其谈的才学眼光还不好的女人,他怕是得了失心疯才会为了她痴迷疯狂吧?

封逸辰斟酌着回:“我也不知道喜欢她什么,可能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便越是想要据为己有吧。

不要太小看自己的占一有欲和征服欲了。”

当初喜欢墨凌薇,死活要将人捆绑在身边,可不就是鬼迷了心窍被猪油蒙了心吗?

他当时也不懂封少瑾究竟喜欢墨凌薇什么?

封少瑾的声音阴阴沉沉,透着几分自嘲和被愚弄的愤怒,“我从来就没有低估过自己的占一有欲和征服欲。

男人在对待感情的层面有时候跟对待一件心爱的物件一般,确实有一种据为己有的心态。

但也要看这物件值不值得我据为己有。

又是一年毕业季 校园留影

我从不看轻任何出生卑贱的人,但季宗源这种烟花柳巷的男宠却是自甘下贱和自甘低贱的,哪怕他有天大的才华,一个心思不正鼠目寸光没有大局观的鼠辈是入不了本少的眼的。

就连跟他蛇鼠一窝的贺家人,本少也不可能入眼。”

越说下去,封少瑾的嗓音越发高亢起来,嗓音里透着几分痛斥:“是当本少眼瞎,还是当本少心盲?”

他说完,一把推开面前的碗筷,滚动着轮椅就出了餐厅。

封逸辰:“……”

封逸辰傻眼了,他设想过万千种封少瑾看到报纸后的可能,却万万没料到封少瑾竟然会是这种反应。

哪怕那些既定的事实如铁证一般摆放在他的面前,他也只相信自己的心自己的本能,根本就不信那些白纸黑字上的东西。

难怪哥哥能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短短几年时间就彻底架空父帅的权利,将整个封家军掌控在自己手里。

封逸辰不得不承认,哪怕哥哥失忆了,对往事一无所知了,他依然不是哥哥的对手。

哥哥终究是哥哥,弟弟却只能是弟弟。

封少瑾滚着轮椅返回了书房,继续看那些陈旧的发黄破碎的废旧报纸,脑海里部都是昨晚梦境里的一幕。

他从身后搂抱着她,淡淡的药草的香味充斥着鼻息,她的纤腰如搭盖在身上的被褥一般柔软,他嗅着她浓密的铺散开的发丝,内心满足而愉悦。

只是在被她用力推开的时候,心口才开始发涩发疼……

若不是爱一个人到了极致,凭着自己的秉性,他是绝对不会如此低声下气,将自己放到卑微如尘埃的位置……

可这报纸上的女人,哪一点能入他的眼了?

论长相,没到他一眼就能钟情的地步,论才华,也只是权贵之家为了锦上添花才有的华而不实的光环而已。

论眼光,若是真的出生够好,家教够好,会放弃好好的名门世家不肯嫁而与一个跟自己未婚夫有着云泥之别的男人厮混?

这跟自我堕一落又有什么区别?

毕竟,无论发生任何事,自我放逐自甘堕落都是遵从本心的选择,任何理由都只能是借口……